剥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剥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王直为何成明朝通缉令第一人在海外俨然帝王

发布时间:2020-12-25 01:49:43 阅读: 来源:剥线机厂家

王直为何成明朝通缉令第一人:在海外俨然帝王

核心提示:“绯袍玉带”的王直,事实上已经成为一个可以和明朝分庭抗礼的海上帝王。

网络配图

嘉靖三十二年(1552年)四月的一天,中国东南沿海的居民赫然发现往日一望无际的海面上,突然升起无数的桅杆,林列的海船上站着髡头鸟音手持弓刀的日本人。

倭寇大至!

“(王直)纠岛倭及漳、泉海盗,巨舰百艘,蔽海而来,浙东西、江南北、滨海数千里同时告警。”这一幕嘉靖年间最大规模的倭寇来犯,明朝史书称为“壬子之变”。而倭寇数量暴然增加的原因是,当年肥前庄稼歉收,大量日本饥民无法生存,索性追随倭寇来中国掳掠。

此后两年间,以王直、徐海为首的倭寇集团,对浙江、南直隶、广东、福建和山东等沿海地区甚至内地肆行劫掠,官军连连惨败。整个东南沿海地区几乎处于一种无处无倭的糜烂状态,整个明朝的半壁江山都被动摇了。

王直从这一刻,完成了从徽州落魄少年到海贼王的蜕变,让自己上了明王朝黑名单的第一位。

明王朝悬赏王直人头的榜文,贴满了东南沿海的城市乡村:“但有能主设奇谋擒斩王直者,封伯爵,赏万金,授以坐营作府管事。”

明朝的公、侯、伯三种爵位皆位列一品,用来封赠外戚或功臣。明朝开国功臣、著名的刘伯温也不过封伯爵,戚继光戎马一生战功赫赫都没有封爵。而擒斩一个王直,居然开出了“封伯爵赏万金授高官”的厚赏,可见明王朝对王直之忌恨已到何等地步。

不过,王直可不是那么容易“擒斩”的。

王直航行于海上的大船能容纳数百人,据说可以“驰马往来”,而他的船队拥有二百余艘之多,“官军莫敢撄其锋。”

对这个乘巨舰往来于茫茫东洋、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倭寇首领,明朝的大小官员除了恐惧痛恨外,还有一种无可奈何的佩服。《明史》里有一段少有的人物形貌描述:“直乃绯袍玉带,金顶五檐黄伞,头目人等俱大帽袍带,银顶青伞,侍卫五十人,皆金甲银盔,出鞘明刀,坐定海操江亭,称净海王,居数日,如履无人之境。”

网络配图

“绯袍玉带”的王直,事实上已经成为一个可以和明朝分庭抗礼的海上帝王。

关于王直,官方的《明史日本传》里“嘉靖倭乱”几乎一半全是他的记录,民间的图编、考源、倭纂、纪略、文集、方志、小说更是浩如烟海。一直试图从茫茫史料中找出一个真实的王直,但最后还是流于平面化,甚至连他的姓都模糊不清,汪直还是王直?

也许是汪直——王加上三点水,才是海贼王。而当“汪直”决定离开大海上岸投降的那一刻,他就从海上霸王成了任人宰割的囚徒“王直”。

王直是被老乡胡宗宪诱杀的。

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东南沿海的抗倭统帅职位落到了徽州绩溪人胡宗宪的身上。和几个前任以剿为主、“四处救火”不同,胡宗宪上任后决计剿、抚并施,并把最大的目标毫不迟疑地对准了王直,面对茫茫大海,他冷静地发出这样的声音:“海上贼惟(王)直机警难制,其余皆鼠辈,毋足虑。”

同为徽州人,胡宗宪对于他的倭寇老乡有着深入骨髓的认识:王直骨子里还是一个商人,他不愿意看到自己苦心经营的海上财富梦被战火毁于一旦,更没有与明王朝彻底决裂的勇气,用招抚之计完全可行。

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胡宗宪派特使蒋洲、陈可愿远赴日本说降王直。这是一次艰难的万里劝降,历经千辛万苦,两位使者成功到达日本,见到了王直。

很难想象王直第一眼见到两位朝廷特使时的复杂心情。但是很快,冰山化冻了。

除了许诺免罪,胡宗宪手中还有张王牌:王直的老母和妻儿。一上任,胡宗宪就意识到王直家属的利用价值,把他的老母妻儿从金华的监狱里释放了,安置在干净住宅中监视居住,在生活上给予优厚的待遇。一直以为家人早已受株连的王直得知亲人无恙,顿时喜极而泣。

网络配图

王直对两位特使诉苦道:“我本非为乱,因俞总兵图我,拘我家属,遂绝归路。”一直到现在,王直还深恨俞大猷,可见俞大猷在烈港的那把大火,在他胸中从来就不曾熄灭。

投降可以,但是有条件。王直派养子王滶护送陈可愿回国面见胡宗宪,明确无误地提出了投降条件:“乞通贡互市,愿杀贼自效。”这就明摆着要求,我要成为红顶商人。胡宗宪满口答应。

王直之所以答应投降,其实有一个重要原因:他的根据地已经不稳了。当时日本九州的强藩岛津贵久崛起,开始平定南九州,已经占领大隅、日向两国的大部分。身为“唐人”,王直在九州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了。加上连年对抗明朝,兵员和财物的来源日益减少,就连王直占据的五岛,当地日本人连年跟随王直作战,多有死伤,有的甚至全岛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的,死者家属十分怨恨王直。

倭寇集团的瓦解倒计时开始了。

徐海、陈东、叶麻相继被擒杀后,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十月初,王直应胡宗宪之邀,带着属下“骁勇之倭”千余人,包括四十多个日本随从,乘“异样巨舰”返回了舟山群岛的岑港,投降只有一步之遥。

胡宗宪曾对属下说过:“王直越在海外,难与角胜于舟楫之间,要须诱而出之,使虎失负隅之势,乃可成擒耳。”现在,王直送上门来了。

为了坚定王直的投降决心,胡宗宪让王直的儿子王澄写下血书,让王直老母亲按上手印,叙述胡军门不杀之恩,劝王直早降。

王直不是笨蛋,接到血书后,笑道:“笨儿子,朝廷不杀你们,是因为我的缘故。我要是归顺,连你们都跑不掉。”不过,此刻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贵州省结膜吸吮线虫病医院

南宁市植物状态医院

昆明市高血压前期医院

江苏省焦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