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剥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前辈的债后辈血偿-(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58:59 阅读: 来源:剥线机厂家

小易,一名的大学生,在计算机系小有名气。

“小易,你那个软件设计的怎么样了?”如银铃般的声音传来。

“差不多了,今天就可以完成,我准备今晚庆祝一下,一起吗?莫儿。”小易向银铃声音的主人回话到。

“当然了。我去准备。”莫儿回答道。

自从小易见过莫儿后,就对她产生了好感,但一直没有想她表白,也许今晚可以突破一下。

一下午的时光很快过去了,晚上小易特别穿的庄重了一些。而莫儿也是如此。

“来,祝小易软件成功上市。”

“干杯”

“干杯”

宴会上,大家都喝多了,小易看到房间里多出来好几个穿着白衣服的人,她们漂浮在地面上,对她们指手画脚的,正是莫儿。

昏迷之中,小易感到有人把他背起,来到了郊外,然后神志不清的他看到了一处豪宅。进入里面后,房间里有一张床,床上面,是裸露这半个身子的莫儿,背他的人把他放在了房间内,便出去了。

莫儿看着他,他也看着莫儿,莫儿慢慢的褪下了身上的衣物,一瞬间血液涌上心头,再加上对莫儿的喜欢,小易扑了上去。毫无理智的吻着莫儿,莫儿也回应着。直到一切都结束了。

不知睡了多久,小易醒了过来,眼前的人不见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具尸体,散发着腐烂的恶臭味。

“啊”小易惨叫一声,起身下床,眼前那还有什么豪宅,墙上血迹斑斑,屋内狼藉不堪,但小易没有勇气去看了,重出门外,楼道楼梯,墙壁地面,甚至天花板上,都有血迹的存在。

“小易~你去哪~”沙哑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小易头都不转,向门口跑去,一口气跑到了门口,但大门被铁链紧紧地锁着。

会过头去,莫儿精致的五官就在眼前,“小易~”看到莫儿,小易瞬间感觉轻松下来,但,莫儿的面部发生着改变,一点点变得老化,皮肤失去光泽,面目开始扭曲,变得狰狞,松弛的肌肉套不住眼球,眼球竟硬生生的在脸上掉了下来,双手伸出,要去搂住小易的脖子。“小易。”

“啊——”

再次睁开双眼,自己正在学校宿舍。

“小易你醒了,你发高烧40℃,可把我们吓坏了,以后不让你喝那么多了。”舍友们道。

“虎子,昨天怎么回事。”小易向一位高个子问到。

“昨天我们都喝醉了,莫儿打电话让她爸爸找人把我们送回来的,在路上大家都睡了,醒了就在宿舍,你呢,就一直发高烧。”虎子道。

“原来是一场恶梦。”小易想。

突然,小易想起来什么,问到:“城外东郊区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没。”

“没什么,就一块坟地,你竟然醒了,我们就睡了,为了你哥几个都没睡好。”说着,宿舍里只剩下小易一个人坐着。

坟地,豪宅,莫儿,死尸,女鬼,鬼宅。

这不仅仅是一个梦那么简单。小易准备白天再去看看。

这次,它拉上了宿舍里所以人,一起去郊外看看,随便遍了个理由,就说是去看看风景,散散步。但小易却怎么也找不到莫儿。

到了郊外,小易又看到了那一座豪宅,“你们看,那有一间别墅。”

大家都四处看去,之间小易指的那个方向正是东郊区的坟地。

“小易你傻了吧,那里是坟地啊,我们走吧,去西郊区”虎子提醒到。

”不,我要去看看”小易幽幽的道。

”?,小易,你不走我们可走了”其他人也纷纷表示同意。

突然,坟地的上空隐隐约约出现一栋别墅,但仔细看去,那是一座鬼宅。

“你们看,没骗你们吧,我进去了你们随便。”小易再次幽幽的说到。

“小易你别去,那是一座鬼宅啊”室友提醒到。

但小易根本没有听进去,直径向鬼宅走去,室友们见情况不对,赶紧往学校里跑。

到了宅子内,小易看着眼前的景物,瞬间恢复了清醒。

“我这是在哪?”小易嘀咕道,心里已经充满了恐惧。“虎子,大壮,你们人呢?”小易撕心裂肺的喊到。

他拿出背包里早已准备好的手电筒,然后拿出手机准备报警,可哪有信号啊。

“啊”小易叫了一声,扔出手机,之间手机慢慢被一种暗红色的软体生物覆盖,直到手机被完全吞没。

“嘎吉!”走廊劲头的一扇门被打开,恐慌的小易拿出手电筒向那一边照去。

一个披头散发,穿着有血迹的白衣,苍白的脸被长发挡住了一半,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不下十处,小易已经不敢在看下去了,“啊”叫了一声,转头就跑,在这处宅子里毫无头绪的狂奔,现在他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向前跑。

经历时间的考验,木板制作的楼梯已经腐朽,小易一脚踩下去,“哗啦”直接从二楼掉了下来。

小易在地上爬起来,忍者浑身的疼痛,看着女鬼有没有追上来。松了一口气,现在是要想怎样在这里出去。

拿起手电,在一旁拿了一根木棒,鼓起勇气向外走去。这里实在太恐怖了,几乎每处都有血迹,老鼠,蟑螂。

突然,小易觉得脚下有什么东西抓住了,顿时下了他一条,手电筒照去,是一双苍白的手,“啊”小易坐到了地上闭上眼立刻用木棒打去,随着一阵乱打,小易睁开了双眼。

还是那个楼道,只是女鬼不见了。

小易准备从上面出去,在楼梯上走着,随时看着周围的情况,只听到水滴声,脚步声,木板承受不了的唧唧声。

突然,一只腐烂的手臂掉在小易前面,瞬间让小易的脸失去血色。

然后,天花板上的通风口被打开,掉下来一具腐烂的尸体,尸体慢慢爬起来,把自己脱落的手接上,突然抬起头看着小易。

小易瞬间昏迷过去,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被拴在一个你粗大的木头上,眼前是穿着校服的莫儿。

“莫儿,你快放我下来。”看到熟人,小易激动的大叫。

“嘎嘎嘎嘎,你看看我是逆说的莫儿吗?”沙哑的声音响起,小易想到了昨天的梦。

之间莫儿的身体缓缓变化,变成了梦里的那个女鬼,小易想跑,但身体被紧紧地栓这。莫儿拿出刀子,二话不说在小易身上划起来,血液立刻涌出,“啊”对于突如其来的疼痛,小易直接惨叫了出来。

“为什么要这样。”小易强忍疼痛的问到。

莫儿没有回答他,又拿出斧子砍掉了小易的双腿。小易疼痛的全身抽搐,但发现自己的神志始终保持清醒,想昏迷过去都不行。

“求求你,放了我吧”小易对莫儿说到。

感到小易非常烦人,莫儿拿出剪刀,一下子剪断了小易的舌头,之后用刀片,一下下的在小易身体上划来划去,用双手撕开了小易的身体,内脏流了出来。

小易不能说话,也死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被莫儿毁坏。

不知过了多久,警察在东郊区的坟地发现了两具尸体,一具尸体早已腐烂,另一具尸体面目全非,身上没有一块好肉。

进过小易同学和政府的鉴定,莫儿的父亲,是被小易的父亲杀害的,而她本人,也应该在一场车祸中死去了,根本没有人可以解释清楚这件事。

工业后备韩国newmax蓄电池阀控式EPS电源

营口150口径CPVC电力管市场形势解析

上海回收甲苯剩余过期产品

环氧氟碳漆、汾阳堂直供环氧氟碳漆质量保障

河道护栏围墙木塑护栏价格欢迎咨询爱瑞德

金华市永康市代做投标书价格

MMA桥面防水涂料汾阳堂、销售热线

潍坊CPVC电力管搬运一般规定

澳门饮料香烟带透明显示屏的智能售货机供应商

V形管湛江折叠房P形管异型管加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