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剥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狄仁杰智破中秋案-【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5:47:49 阅读: 来源:剥线机厂家

01

中秋过后,天气晴好,大理寺丞狄仁杰接到报案:“大人,栖霞山来报,说昨晚陶修在家中被杀。”

长安以西二百里处有座秀丽的小山名叫栖霞山,山下有湖名唤锦云湖,在依山傍水之处建有一座大宅院,这就是陶修颐养天年的所在,名曰静园。陶修是狄仁杰恩师,狄仁杰一刻不敢耽搁去了案发现场,陶修就横在床围栏上,脖上紧勒着一道绳索,两眼翻白,舌头暴吐。

经过尸检,可以确定陶修是被绳子勒住窒息而亡。狄仁杰卸下那条绳子,发现是一条用布条绞缠而成的细带,被打成一个活套。房间南北有窗,都关得好好的,不过就算凶手真的是越窗而入,完全可以做到不留任何痕迹。陶修的卧室处在内园最北面,是靠湖的水景房,北窗下面就是碧波荡漾的锦云湖。凶手潜入房内行凶,无非走两条路线,要么由锦云湖从北窗跳入,要么从内园里面翻越南窗或者破门而入。凶手是什么人呢?狄仁杰陷入沉思。从现场无搏斗痕迹来看陶修是在毫无防备之下或者说是在睡梦中被杀,这说明凶手对陶修的生活起居和静园环境十分熟悉,很可能是陶修熟知之人。狄仁杰命潘清明把静园各门看紧了,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不得擅自离开。潘清明又说道,“洛州主簿杨净元昨天就留宿在静园,听说昨晚他还陪陶大人饮过酒。”

杨净元五十多岁,一脸的惊惧。狄仁杰问杨净元:“听潘大人说你昨晚一直在静园,还陪陶大人饮过酒,这期间静园是否来过外人或者发生过一些异常情况?”

杨净元回忆着,“只有惠清和尚来过,还跟我们一起进了晚宴。当时天朗气清,我和陶老爷都认为夜里一定可以赏月,而惠清却说夜里必有大雨,于是我们就一起边饮宴边打赌。”“惠清”这个名字狄仁杰耳熟,他想起来了,花厅里挂着的一幅山水画就是惠清所绘。

“还有陶公子陶子轩,他是晚宴快要开席时才赶到的。听陶大人说陶公子在外求学,中秋到了才特地赶回来看望父亲。”杨净元说昨夜一直喝到雨歇为止,也不知什么时辰了。陶子轩扛不住酒力老早就去睡了,末了陶修也醉了,由惠清搀扶着回房休息。

“既然如此,当时惠清在陶大人房里做了什么?”狄仁杰问。

杨净元为惠清辩解道:“惠清不可能杀陶大人,我亲眼见他扶陶大人进房,又亲眼见他从房内出来,当时陶大人正不停地说着酒话呢。”

“那么,你就睡在这内园,后半夜就没听到什么异常响动?”狄仁杰又问。没想到杨净元说昨晚他没睡在静园。杨净元和惠清回了栖霞寺,寺内正通宵做着佛事,惠清将杨净元带到他的斋房,自个就到殿内忙活去了。杨净元早上醒来的时候,看到惠清还在殿内忙着,就远远跟他打了个招呼,一个人下了山回了静园。这时陶大人已经死在床上。

02

听完杨净元的述说,狄仁杰命狄安叫上几个差役,随他上栖霞寺走一趟。狄仁杰决定先查惠清,从作案条件来看,此人有嫌疑。他与陶修很熟,对静园也熟门熟路,倘若昨夜他躲过杨净元偷偷回到静园杀个回马枪,岂不是神不知鬼不觉?

过了一小会,狄安领着一个僧人走了进来,说:“他就是惠清。”狄仁杰一看,大为惊讶,他一直以为惠清是个老者,但眼前这位顶多三十岁,而且仪表堂堂。

狄仁杰招惠清坐下说话,让他仔细说说昨日去静园以后一直到今天早上的来龙去脉。按惠清的说法他昨夜一回来就参加诵经一直到现在没歇过,当中的一些细节与杨净元说的均相符。狄仁杰见他说得条理清晰,不禁别有意味地问:“小师父年岁不大竟能呼风唤雨,不知中秋那场大雨你是如何测来的?”惠清谦然一笑说:“近日以来一直早雾迷离,十四那晚又月带黄晕,在山里住久了,这些雨水征兆还是能看得准的。”

刚才狄仁杰在斋房问话的时候,狄安依狄仁杰之命,找了一间偏房,将寺里僧众捉来挨个问话。经核实,当夜惠清回来后确实呆在大殿内诵经,哪也没去过。狄仁杰又想陶修夫人早早故去,膝下就陶子轩这么个儿子。陶氏父子难道真有什么矛盾吗?

狄仁杰刚回到静园,潘清明就走过来向狄仁杰汇报了一个新线索。他带狄仁杰来到案发现场,打开陶修卧室相邻的那个房间,说:“昨晚睡在这里的是陶公子,与陶大人只一墙之隔,陶大人怎么会轻而易举地被杀死呢?”

狄仁杰即刻命狄安:“将陶子轩给我叫过来!”

“你昨晚就睡在你父亲隔壁,夜里听到过什么动静?”陶子轩说他昨晚酒醉,睡得死死的,愣是什么也没听到。

狄仁杰刚想继续问,忽然发现陶子轩的左耳垂上竟然穿了一个小孔。在当时,耳上穿洞专指男女之间的私情。这在一些放浪的文人骚客堆里特别流行。陶子轩怎么也染上这一套东西?狄仁杰决定兵分两路。一方面从陶家的丫头仆人那儿着手,一方面又命狄安即刻出发前往洛州的玉阶书院,在那儿对陶子轩进行迂回调查。

狄仁杰布置停当后,命人将静园老管家叫来。老管家终于说出一个重大隐情,原来陶修还娶了一房小妾,叫灯娘。这灯娘本是个内院的使唤丫环,后来被陶修看中,就将她收了房。陶子轩对陶修此举十分不满,极力反对,为此事父子曾一度反目。后来见灯娘顺顺当当地生了个小公子,老管家就不说什么了,不料到现在还是出事了。

灯娘被叫进来时,狄仁杰就理解了陶修为何会执意娶她为妾,此女实在太美。她仅仅是陶子轩的小母吗?狄仁杰本能地闪过这个念头:假如他们真的有私,那么一切都好解释了,灯娘也有可能是凶手。

03

狄仁杰找到了陶修藏娇的金屋子,在首饰盒盒底木隙里发现了一张小片纸儿。他将纸片儿紧紧拽在手心里,匆匆退了出来。

狄安从洛州回到静园时已入夜。告知同窗都称陶子轩为“刘伶”,他们经常一起去“闻莺诗社”吟诗作赋。狄仁杰听后道:“刘伶是鼎鼎大名的竹林七贤之一,是个酒仙。陶子轩既然被叫做刘伶,酒量自然是非常了得,而他却说昨晚酒醉一睡不醒,不合常理。”

狄仁杰把那张小纸片递给狄安,上面写:既然我儿五行缺水。左下方的纸尖处还有一个字,似是“轩”字,应该是信件的落款。很可能,陶子轩与灯娘有私。

狄仁杰沉思了半晌,忽然对狄安说:“查闻莺诗社。”

次日狄安一路打听,总算找到了那家闻莺诗社,发现那竟然是一家妓院!而陶子轩在这里名头甚响,吃喝嫖赌力拔头筹,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浪荡子弟。

沧州得了白癜风去哪治疗

北京什么医院治疗癫痫好

石家庄港大妇产医院人流后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