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剥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NEA蒋晓冬VC学徒拒绝标签化

发布时间:2021-01-21 05:04:22 阅读: 来源:剥线机厂家

蒋晓冬

NEA全球合伙人、中国董事总经理;2005年加入NEA,创建北京和上海团队。

投资人脸谱

他,高中时曾就读文科班,语文从来没下过90分,英文一直都很好,高二时托福就考了670,对历史感兴趣,政治是满分。可后来被“劝退”到理科班,大学才学了计算机。

他认为,VC这点技术活,稍微聪明有点底子的人,一个月就完事,很简单。剩下来的事不是“术”,是道。

除了不诚信问题,他对任何类型的人都能容忍,天天骂脏话、很强势的、讲话很冲的、算账特精的,都没问题。

要问他最喜欢看到怎样的创业者?有梦想的人!梦想不是做梦,是要付出的、牺牲的,有的是短期利益,有时是家庭生活,有时甚至是尊严。

和许多外资基金不同的是,N E A所有基金全部归总部统一运作,是否投项目取决于总部的投委会,蒋晓冬占一席。目前,N E A基金用于中国的比例大概是10%-15%之间,与印度所占比例差不多。

在投资风格上,曾有人把美国的投资公司分为两类:硅谷的投资公司多是个人英雄主义,这类公司里,每个合伙人都是全能运动员,帮着被投资企业完成所有事情;而在波士顿,投资公司则是比较典型的团队组合模式,一部分是投资合伙人,一部分是运营合伙人,组合起来帮助企业成长。

以此来看,N EA是典型的硅谷模式。加上蒋晓冬这个唯一合伙人,N E A中国的团队只有5个人,每个人在投资上都独当一面。

团队人数少反映在投资节奏的,是N E A保持着每年3-5个项目的进度。去年,N E A中国投了3家公司,今年的计划仍是3个。

“团队不大,没有明确的行业分工,但不能说‘散’,撞大运的样子。”蒋晓冬对人员精简的看法是,在具体案子上组成项目小组配合,和其他基金一样,有区别的,是发现项目的角度。

相比“群狼战术”的同行漫天撒网,N E A更愿意做减法,在某一时间段关注某一细分领域,凭专业性从产业链中梳理出好公司。在这方面,N EA还吸引了科技部原副部长马颂德担任N EA风险合伙人,把关项目。

“这年头,只是忽悠一下,我是谁谁谁,大家吃个饭、去卡拉O K,谁吃那一套?如果在第一个半小时打动不了对方,基本很难谈。”他认为,企业和投资者的双方估值没有对错,他想高你想低,找不到任何共同点,能找到交集的,是你怎么与对方沟通,而前提不光是技巧,还要专业。

以医药行业为例。N E A先投的是分销企业,通过它了解整个医药市场,下单了几家药企,然后通过药企了解医院情况,又投资了做放疗的医疗设备和服务公司,还投资了一家肿瘤医院,一环扣一环。

“这种方式能快速积累知识、信息、人脉等基础,更重要的,是让我们真正了解行业。”蒋晓冬说,医药投资对投资人的专业性要求更高,虽然自己不是学医学专业出身,但投资中顺藤摸瓜,比如肿瘤方面不管是药,还是诊断设备、服务,自己还真的比一般人要了解很多。他还以自己的“出手”为例,现在一般是认真跟过5个案子就要投1个,绝不是随便投,更多是自己主动找的,背后花费了很多心思了解。

不干扎堆的事

在中国,N E A投资方向相比欧美市场略有不同,科技、医疗、消费是三大领域。与众多同行的思路一样,N EA的投资落脚点定在产业链布局上,喜欢做平台投资,不单是投资一个公司,希望通过所投资公司向相关产业的上游、下游去延伸,整合产业链。

比如科技领域,N E A投了做半导体加工制造的中芯国际,还有做手机芯片设计的展讯通信、做手机电视芯片的泰景科技,及手机支付商连连科技;在医药方面,从癌症诊疗服务商海吉亚医疗,做原料药的耐司康药业,做医药制剂的联亚药业,到医药分销商中信医药,产业链脉络都十分清晰。

此外,N EA在投资上不爱赶时髦、扎堆儿,从不干蜂拥而上的事儿,耐心等待,即便项目有时并不被人看好。

展讯通信是一例。

2004年,以N E A为首的几家创投注资初创公司展讯通信3520万美元,一年后又追加了投资。投资时,N E A看好的是中国手机市场的成长和展讯的海归创业团队,有43个来自硅谷的创业者。

“2004年山寨机异军突起,新兴市场被打开,出口到非洲,然后是3G牌照迟迟出不来,到最后落定。其间加上运营商重组,2008年智能手机快速崛起,再到现在迅速提到中高端的手机,整个市场发生了巨大变化。”蒋晓冬耸耸肩称,全球以前主要做芯片的厂商,今天还在做、或者还没被重组掉的,还有几家?展讯是剩下的两三家之一。多年里,N E A一直尽力支持展讯,特别是情况最糟糕的2008年,金融危机加上运营问题,使得这家2007年上市的公司,2008年股价最低跌到了2元,净亏损约8000万美金,很多人不看好它。而3年后的2011年,展讯的盈利已在1.5-2亿美金之间,成为中国规模最大、最盈利的芯片公司。

“我们说看好一个高速成长的市场,但这个市场成长不是一成不变的。在变化之中,你怎么样寻找机会、发现机会,然后能够有耐心,才有机会成功。”守候了展讯七八年时间,这个项目给N E A带来了非常好的回报。

中信医药也是一个没多少人看好,但在蒋晓冬看来是“不同”的医药流通公司。

2008年,几乎没人投医药流通行业。第一是毛利低,销售额大毛利只有6%-7%,就是流通快;第二是涉及医院结算周期关系,经常得负现金流运作,虽然每年30%增长,但也面临各种挑战。

彼时,新医改未出台。不过蒋晓冬和团队敏感觉得,即便不能确定新医改具体时间,这一定也是趋势。而且,医改最先的动作是整合,整合首当其冲的就是流通行业、推销行业。

“这行业有统计说中国有7500家医药公司,美国、日本各只有3家,这东西到最后一定是大整合。”蒋晓冬说,当时投资中信医药,是希望把它作为一个整合的平台。

结果证明,N E A不仅想法对,且医改速度比他们预期更快。2009年,新医改出台,当年10月,中国最大药品分销商国药控股就在香港上市。国药控股是央企旗舰,市场整合快速产生。在蒋晓冬看来,中信医药虽然最后没有成为整合别人的企业,但在这个行业里,是为数不多的几家非国有企业之一。后来,中信医药被上海医药以近40亿收购,成为2010年医药行业最大并购案,仅两年时间就带给N E A不菲回报。“我们通常想去做这些事,在大家要么不看好,要么在某些产业看不清楚,或者处于低潮没有太多人看的时候,我们去进入。这是风格。”

其实,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最经典的是团购。N E A在美国是G roupon最早的机构投资者,2008年、2009年都向其注资,上市后它是最大的股东。按理说,N E A从G ro u p o n身上收益很好,但在中国截至目前,N E A并没有投资团购企业。

“当然,这并不代表不能投资,至少在2009年团购风起云涌,我们做了很多调研,还是没有投。”蒋晓冬说,投资的本质就两个东西,一是企业自身成长,二是对进入、退出时机的把握。“无论如何,我们通常不会在已经有很多人看好,报纸上天天在炒的时候去投。”

得益于此,N E A进入中国以来以3亿多美金投资了21个项目,从四五个退出案例中所斩获的资金已经全部现金回本。

青眼“反向创新”

蒋晓冬高中时曾就读文科班,后来被“劝退”到理科班,大学才学了计算机。读文科班时,他语文从来没下过90分,英文一直都很好,高二时托福就考了670,对历史感兴趣,政治是满分。直到今天,他的文科底子仍流露在他为一些媒体撰写过的投资类专栏上,诗词、历史片段信手拈来,文笔极好。

抢滩登陆3D

美杜莎传奇

梦幻轩辕九游版